文章列表

作者:陆未 | 2014-02-06 | 评论(51) | 全部文章

2011年国庆去南京看望刚换完肾的朋友。半夜到站,医院已不准许探望,于是决定先去医院周围找宾馆住一宿。

我上了辆黑出租车,司机一路都在强行跟我论述他为什么要宰我以及黑出租车司机生存现状,我不大有耐心细听,随口附和几句之后便掏出手机发了条微博“到达南京,对这里愤青式的好感”

打开手机地图后,发现去医院正好要先经过总统府,随即告诉司机我想在总统府下。

他说“去总统府得多绕一条远路,要加10块钱”

我错愕,心虚地问“很远吗?”

他狠狠点了下头,稍停顿后补充“啊,有点远”

我赶紧把手机屏幕翻转过去,怕他察觉我已在地图上识破他的谎言。

“好的,加10 块钱,到总统府。”

 

我清醒的认识到,作为一名外地游客是有必要承担被宰的义务的。哪怕宰完再追杀10块,都是可以再商量的。

在西藏挨宰时除了被呵斥之外,最尴尬的是对方在阐述宰我理由时竟然扭捏的冒出一句“汉藏一家亲嘛哈哈”立马缴械,服服帖帖掏钱。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2-12-09 | 评论(40) | 全部文章

 1.     高中时参加一个写作比赛,某选手在复赛前加我QQ,在“交流文学”的话题下严肃认真的教育了我一番,我只得僵硬的找了个尿急的理由试图终止对话,他说你去吧,然后发了个链接给我,并且附上一句话‘这是我的作品,你拜读一下吧....”

 

 2.     2009年我在某网络文学社负责维护网站,后来文学社不了了之,至今拖欠由我垫付的搭建网站的费用(空间、域名)。

        2010年文学社中某“先锋诗人”到当时我所在的城市准备办报纸(针对学生。打着横幅开过研讨会,有好几页的企划书。形式上有板有眼)于是我们匆匆见了一面。之后他的报纸转成了杂志,请了不少“圈内名人”题词作序,最终以民刊形式发行了一期。一年多的时间里,我见证了他的职业轨迹。办报纸——办杂志——办文化公司——办交友网——房地产公司文案——儿童杂志编辑。

        他联系过我三四次,每次寒暄问候完之后都是同一句话“对了,哥们最近手头有点儿紧......”

   

 3.    去年一个朋友在做一个访谈栏目,需要采访“杰出的90后”,我帮他联系一些嘉宾。其中一个是XX市作家协会青年分会的领导,他把我拉进了两个群“90后写手文学发展计会”和“XX市作家协会青年部”。当时群里正在讨论什么事情,我看到他回复了别人两句话“亦可”“你可以去找黄副主席”

         之后他用“90后文学界很黑暗啊!现在要低调行事,不然会被人骂的”的理由拒绝了采访,然后给我推荐了两个人,我请他简单介绍一下,他说“我们三人都是XX市作协90后三杰”(发誓这是原话)

4.5.6.7.8.9...........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2-05-21 | 评论(68) | 全部文章 唠叨

我们一起做遇难者吧

         5月20凌晨4点在意大利摩德纳第一次经历了地震(08年汶川地震时午睡睡得比较死,不好意思....)6.3级,离震中非常近,震感很强,躺在床上都被摇晕了。

        地震时我这种正在裸睡的人真的太左右为难了(在此顺便慰问一下那些正在嘿咻的朋友们,你们受精了,敬礼)   如果是小震直接就裸奔了的话,事后面子挂不住。要是碰上大震穿上裤子再跑,面子挂住了,人也挂了。

        我怕死,首先,我老家还有我那亲爱的老爹老娘。 其次,凭什么让我躺在石板下等你们来挖。我做遇难者而你们做抗震救灾志愿者,凭什么啊。

        我怕死,但是绝对不怕大家一起死。兄姐妹们手牵手肩并肩无牵无挂大步共赴黄泉路多好啊。如果2012大家真的一起挂掉的话,说实话还真觉得一点都不遗憾。我唯一的期望是,毁灭之前有人把诺亚方舟给我炸沉了。

        另外啰嗦一下,我是真心不喜欢各种进可攻退可守的日子。5.20发信息表白,各种情人节也发信息表白,4.1愚人节还是发信息表白。。。。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有完没完啊

        该死的520,为记。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2-04-15 | 评论(28) | 全部文章 唠叨

沉痛悼念伟大的无惨阶级逗士——火锅同志

       等我老了,等我玩够了之后,就回到老家养一条普普通通的中华田园犬。

       我逗它,我玩它,我们相依为命,它是我的土狗,我是它的所有。

       以前家里养过一条狗,只养了三个月,因为它只活了三个月。和所有普通的狗一样它没有一点儿文艺的爱好,最喜欢的玩具是我的鞋,最擅长的运动是游泳。 它和有些贵宾犬一样,都不会汪汪的叫。但是我老爸说,贵宾犬不叫那是娇贵,土狗不叫就是残废。

       因为常咬家里的鞋,老爸几次表示希望把它做成狗肉火锅。既是为了让它时刻警惕也是因为懒得给它起名, 于是,它就叫火锅了。

       伟大的无惨阶级逗士火锅同志,因工作劳累过度,过早的离开了我们,享年0.25周岁,它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事实上,它是淹死的。

        我知道,一条狗被淹死和一条鱼被淹死几乎是同样的荒唐程度。孰料这世事无常,当一条爱游泳狗跳进一个爬不上来的水塘之后。。。就没有了之后。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2-04-08 | 评论(17) | 全部文章 照片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一些照片(一)

最近的一些照片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2-03-17 | 评论(21) | 全部文章 唠叨

操之过急

        三月伊始,噩耗连连。两个哥们陆续传来凶讯,意外中标致使女友怀孕,怎奈尚无娶妻养儿之能力被迫堕胎,呜呼哀哉,少年丧子,黑发人送没发婴。

        最是一年春好处,可怜我两个小侄儿已命丧黄泉路。念此,不禁悲从中来。只怨你们的亲爹地、叔叔我那不争气的好兄弟,一个插枪走火,一个操之过急。终于双双酿成大祸。

         在此,代表我那未成人形便丧了性命的侄儿们和他们羞愧难言的父亲

         痛心疾首的呼吁:

        “不戴套不打炮,切莫操之过急;不打炮也备套,谨防擦枪走火”。

给不忍堕胎的女孩多个选择 :丹增嘉措活佛可代为收养孩,不需要你付出任何费 ,你可以随时去看你的孩子,可以随时把他抱回来  (网址链接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1-12-17 | 评论(46) | 全部文章 唠叨

            昧于潮流大势,在BLOG没落之后才搭建这么个独立博客。意图嘛.....没意图。纯粹只为好玩。

           有过计划,又怯于计划。已经开了太多空头支票,除了那些还没兑现的,就是那些早过了兑现期限已经兑现不了的了。

           之前本想说以后把这里当日记,我会坚持写下去。当看到自己手贱打出的“坚持”二字后,我怒了。 操,犯什么贱啊。

           在这里,在不反党反社会的前提下,我便是主导这里一切的上帝,想怎么写怎么写,想怎么干怎么干,什么姿势都行。凭什么要坚持啊。

 

          到目前为止,从未为某个标题写过文章(小学的先不算吧,初中开始作文课从来不按老师布置的题目写,。所以每次换语文老师对我都是一次挑战,都得和新老师反复进行拉锯战,直到她习惯我的方式,或者....觉得这孩子没救了,爱咋咋地)。内容也几乎没有过什么主题。包括发表的文字也都是零碎的写完后胡乱拼凑的。正好,博客本身就是些零碎。

          唯一担心的是,整天面对自己以前的文字会不会吐。偶尔拿以前的文章给好哥们看,他说“...你丫的写得真恶心”。其实我也经常这么对自己说。看自己的文字,不管是几年前的还是昨天的,都是煎熬。

          最后,我最在乎的就是路经此地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游客们,别东张西望了,就是你。

          对一个写博客的人来说,我真没法说不在乎有没有人来看,当然是在乎的。写完文章后,石沉大海泡都不冒一个,还真当我写日记呐。 欢迎交换友链,欢迎猛击收藏按钮。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1-12-15 | 评论(10) | 全部文章 旧文字

《一》

       160年前,几个极赋娱乐精神的恶搞天才煽动地痞流氓,蒙骗不明真想围观群众组成一个邪教。在中国闹腾14年,大陆史书称为太平天国起义,台湾则称为天平天国之乱。死亡人数保守估计7000万,占当时总人口的六分之一。是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场战争。而这场战争在上个世纪50年代被雕刻在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上,被毛泽东起草周恩来亲自题写的碑文永垂不朽了。

      1843年,粗鄙无文的洪秀全在第四次参加科举后不出意外的落榜,抓狂的洪秀全病倒了,神智不清期间他说他梦到了一个穿长袍留长须背宝剑的老头,老头用中文告诉他“你是我的二儿子,凡间有妖孽,赐宝剑予你,你去拯救人民于水火”。这个老头便是上帝。清醒后,洪秀全联合几个表亲开始投身上帝授权的革命,立志推翻腐败的满清王朝,建立更腐败的太平小天堂。

欲制其人先毁其名,这哥们科举不行却刻苦钻研人类起源,他查到了满族的起源“其祖先乃一白狐一赤狗交媾成精”。说满族人是狐和狗的杂种,直接推倒达尔文的进化论。

        同时,他又拿自己的身世挑战基督教信仰,基督教说上帝耶和华搞计划生育只有耶稣一个独生子。他说不对,他是上帝搞外遇的私生子,是上帝二儿子,耶稣是他大哥。他还认为《圣经》谎话连篇,需要修改。

在吹了一系列巨大的牛B后,太平军迅速壮大野蛮生长。天平军所到之处砸孔子牌位捣毁庙宇,不允许拜除他爸爸以外的任何神佛。封杀传统文化,凡读四书五经者——斩。当年科举落榜造成了畸形人格此刻完全暴露。当然太平天国也有科举,但天平天国的考试已经根本没东西可考,所以几个王的生辰都会热热闹闹组织考试,搞搞友谊赛。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1-12-15 | 评论(7) | 全部文章 旧文字

你是我不曾遇见的你。

你是我不曾遇见的你。

夕阳渐西,映红了满江涟漪

伊人如烟一恍,黯淡了沿途风景

沧海潮汐未退,桑田阡陌如故。回梦一别,几番蹙眉

徘徊于邂逅之后。潜伏在搁浅之前

而今,哪儿可以再度遇见你?

你蜿蜒的身影如一条青藤,缠结在我心扉再也不肯断落。

我迷失在你路过的丛林,在落叶里寻觅着,你留下的痕迹

我一定找得到你。至少,在今夜的时空里,我们还有同一道月光

2010 /04

[阅读全文]

作者:陆未 | 2011-12-15 | 评论(11) | 全部文章 旧文字

似曾相识,那年的山楂树。

        如若是真正的爱情,必定是干净的。“史上最纯电影”。那么,不纯净的爱情又是什么呢?

        爱情或许可以永恒,却不会是唯一主题。许多年后,静秋会成熟,变成妈妈。会老去,变成奶奶。然后,用一张布满岁月沟壑的脸仓皇死去。

一个故事返璞归真就成就了艺术。不一样的年代,不一样的故事,却始终是同一种心情。并不完全是被故事所感动而是被自己触动,那些细腻、挣扎、委屈的心情是可以共鸣的,看着看着突然觉得某个场景实在是太熟悉了。朋友问看完后的感觉,这个真没什么可多说的。唯一的感慨是,爆米花还是不脆,饮料还是太贵。

       并不觉得这个故事纯得多么不食人间烟火,高尚得多么惊世骇俗。大家都是初恋早恋过的人,同样至诚至纯,有点自信可乎?

       除去这些感性的东西单独说电影的话,故事匆忙了点。感觉张一毛在使劲往这100多分钟里塞东西,尤其还使用了大量的字幕解说压缩剧情,故事总算是讲完了,却轻得都快浮起来了。

       对政治环境的描述很微妙。有时候甚至觉得就是在赤裸裸的暗讽。(貌似有点矛盾)

      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喜欢喝这种清汤。比如你去问张小北“这部电影你觉得怎么样?”他可能会回答“什么?电影??这东西叫做电影???”

[阅读全文]

360网站安全检测平台